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local巴士与民同乐叹服务水准中外差距

很多人会选择住在巴色(pakse),然后组团去参观瓦普神庙(wat phu)。其实也可以住在神庙的附近,条件尚可且便宜,省钱省时很多。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昨晚我们到达巴色时天色已暗,啥也没去顾得上领略,胡乱洗漱一下便歇了。今天才得以好好看看这座老挝第三大城市、下寮地区最大的商业之都。巴色是占巴塞省省会,面积约10平方公里,人口4万多。所以,如果你认为“万人空巷”是形容大街上一个鸟人都没有的话,那么大抵就可以拿来说明这座城市之空荡荡的程度了。

天气很热,白晃晃的阳光直拉拉地砸了下来。皇帝兴致高昂地拖着不怎么有兴致的村妇到处搜索有趣儿快活地儿,村妇认为徒劳。不过,一路上倒是看到了不少中国字,比如华人商会啊背景烤鸭啊之类的。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在桥头觅到一座非常漂亮的寺庙。我们进去后发现俩和尚正在实施一对一英语教育,原来此庙同时也兼作学校。皇帝了解了学校概况等基础问题后,村妇问了和尚老师一个相当俗的问题:你们可以结婚吗?得到肯定回答后,相当的满意。

宗教是升华心灵的,跟尊重人之动物本能满足生理需要没有绝对冲突嘛,哈哈。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上午10点,我们乘tutu车(20000kip)去往巴色城外8公里处的汽车站,10点半登上local bus(35000kip/人)前往老挝第二大城市沙湾拿吉。

跟大致他俩分开后,我们终于可以不选择VIP BUS,而是乘坐廉价却真正老挝风情的巴士与挝民同乐了。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这个卖票的小伙儿从我们到达到离开,一直对镜挤黑头,时间长达一个小时,其对面子工程的执著实在值得美女MM们学习啊。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在此之前,我们多方打听获悉,从巴色到沙湾拿吉(Savannakhet)大约有200多公里,需4个小时。这辆现代大巴车比较陈旧,估计是韩国淘汰下来的,车内无空调,6台硕大无朋的吊扇呼啦啦地转着,所有窗户洞开,很是风凉,除了停车“间隙”。

坐定后半天,才发现昨天一同游瓦普神庙的英国小伙儿Will也在车上。搭讪了几句,得知与他搭伴的美国人独自去波罗芬高地(Bolovens)了。

美国人就是牛,语言不通竟敢只身闯入相当荒芜的高原地区,佩服佩服。

车上人不是很多,老挝人占了2/3,其余的都是联合国背包客,而且除了我们两张东方面孔,全部是鬼佬。

很多时候你不得不承认,鬼佬比我们更崇尚自然、环保和节俭,更喜欢和本地人混在一起。Will搜索半天终于发现一个老挝大妈会英语,立马凑了上去开始打听沙湾拿吉“最便宜的客栈”。由于他那一身破烂肮脏估计无数天未换洗的破衣服,我们很弱智的以貌取人,认为这是个没钱的英国仔,还好一顿赞美人家如此容易地便可以迈出周游世界的脚步。

后来才发现我们是大错特错了。

虽为长途车,但乘客可以随时叫停自由上下,这辆老爷车一路停车竟多达三四十次。每次停车,便有乘客扛着大堆行李上来或下去,一次是一位大爷带了4蛇皮袋的树皮和零碎柴火,悉数堵在过道上;最后一次是在距沙湾拿吉仅5公里处,一堆人用了20多分钟时间才将一辆小型货车上的全部货物搬到了我们车上,在塞满行李箱后,剩余的货物赫然塞满整个车厢过道。你当那是什么?几乎全是大蒜!那味道------可真令人无语!

当然停车的理由是绝对不限于下上客的,实际上堪称五彩斑斓:有时是为了解决就业让小贩们拎着烤鸡、饮料、玉米、鸡蛋串等上车兜售;有时是为了照顾路边小饭店的生意;最让我们惊叹的一次停车发生在锣鼓喧天声中,老远便听见震耳的音乐,是那种通过廉价喇叭出来的粗糙的音乐。临近了发现路边支起了一座小茅屋,还有一床!男女老少有躺着的,也有坐着的。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为何停车,只见两个年轻人已身手矫健地跳上车来,旁边的老挝大叔掏钱给他们,接回一张小纸条,后来才得知,纸条上写得是恭喜发大财之类的,他们是专业募捐人士!

如此眼花缭乱的折腾,速度焉能不慢?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此车不仅停车次数多,而且某些站点还停得很相当的长。在他曲市客运站,这车竟毫无怨言地等待了将近1个小时。期间,大大超过乘客数目的小贩们轮番上车循环兜售,非常之热闹。皇帝探寻真相,司机解释道:老挝车少,所以在一些大站必须停足够长的时间,以方便附近乡镇的村民能坐着驴车马车拖拉机小货车小客车汇集此处换乘此车。

果不其然,在看到一辆拖拉机载满乘客晃悠悠地到来后,我们终于再次启程了。

老外被沙湾拿吉的美貌吸引留下开饭店,这城市美在哪里

最后,我们的车子用了足足6个多小时才最终到达沙湾拿吉。下车后,英国小儿Will跟着老挝大妈去寻找“最便宜的客栈”。

我们先是在车站打听沙湾拿吉开往万象的长途车。汽车站上午每隔一小时便有一趟开往万象的local bus,全程需时9个小时。以巴色的售票员所称的4小时结果走6小时推算,这9小时估计怎么也得走13个钟头。另外,每晚9:30分发一辆VIP巴士,全程要8个小时,但不是卧铺,只有坐席。

我们是既不想起早贪黑,更不想在车上坐眠,唉,两难选择!

最后我们决定乘坐明天的VIP BUS,这样我们将会有一整天的时间去体会这座老挝第二大城市。

LP上介绍的旅店价格都很高,皇帝的经验再次发挥了作用,我们轻松在车站附近找到了一个小旅馆,空调、热水,7万kip/晚。

安顿好住处后,我们徒步去市中心。一路极少遇到游客,尤其是中国人,估计都怕吃苦直接在巴色乘VIP巴士去首都万象了。

在街上晃了一阵,最终晚饭在一西餐厅解决。老板是一比利时男人,旅行到这里后,因为喜欢便留了下来。问其原因,答曰城市漂亮。我俩闻听均愕然,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看出沙湾拿吉美在何处,老外的某些审美口味对我们来说非常诡异,等同于他们惊吕燕为天人。

饭很好吃,而且比巴色要便宜得多,一条红烧鱼只卖到3万kip,炒青菜只需1.5万。

饭后回到酒店,皇帝在院子里拉琴,引来好多青年围观听曲。其中有泰国的(这里距泰国的木克仅一河之隔),还有越南的,他们纷纷拿出手机录音,其中一位泰国小伙儿还点了几首邓丽君的歌儿。

晚上睡觉村妇做了个噩梦,梦见壁虎掉到身上,结果吓到尖叫,吓得皇帝只好好言相慰。愁死人了,老大的姑娘了,还成天价不是梦大灰狼就是梦壁虎。不过这也实在不怪村妇,老挝这玩意儿太多了,饭店、旅馆的墙壁和天花板上随处可见,而且不是一条,基本上是列队出席------

进入东南亚已经一个多月了,对于交通不得不感慨一下:

关于车。由于关税和研发水平的原因,这几个国家几乎都没有国产车,全部都是原装进口。越南相对富裕,满大街跑得都是FORD、BENZ,柬埔寨多为旧款的toyota,老挝稍微差点儿,但也都是韩国车。据一越南司机介绍,相同的一款BENZ14座商务车,他们买大概只要20万人民币,这价格几乎是国内的一半。

人家的政府才是实实在在的为民谋福利呢。

关于吸烟。无论旅游巴士还是local巴士,我们都没看到任何车内吸烟的现象,哪怕是今天这辆破烂不堪的老爷车!我们看到一位老者刚要掏出烟来点燃,立即被乘务员劝阻。想想我堂堂中华泱泱大国,只有豪华车或大公司的长途巴士上才会较好地执行禁烟规定,其余的基本上是禁烟标志高挂,底下云缠雾绕,很多时候还是司乘人员带头吸烟。

做人的差距有时好像也不仅仅与经济有关。

关于服务。无论在越南、柬埔寨还是老挝,的士或巴士司机的乘务员都会主动接过乘客的行李并帮忙安置妥贴,下车时也如此,从无例外。而在中国呢?我们亲身经历更多的是司机一脸茫然地掀开储物箱,让乘客自行存放或提取。今天这简陋的local bus配备了3名男性乘务员,无论是一整辆货车的大蒜还是扎人的树皮柴火,乘客自己几乎都没有动手,全部是他们帮忙搬上车然后又搬下去。

究竟谁比谁贫穷?

究竟谁比谁富裕?

您已阅读 30%, 点击阅读更多

相关阅读

© 1999-2019 艺龙旅游指南

0 +1